距離上一篇分享貓貓寶貝日記已經近3年,或許因為相處一起的時間長了,
日復一日沒太多新鮮事,自然而然沒花太多精神去紀錄與貓咪生活的點滴。
當然,這不表示vi 對貓咪不在乎,反而是很珍惜這種簡簡單單,平平安安的微小幸福。

然而平淡的貓日子在一隻流氓貓的出現後起了漣漪.....

前陣子家附近來了一隻黑貓P,個頭壯碩,分不清是別人家的貓還是流浪貓。

總歸,不管是誰家的貓,基本上我都疼惜,但貓與貓之間可不這樣認為。
不小心碰面時兩方總沒好臉色,何況這黑貓P 老趁我們以及家裡2貓不注意時,
偷偷溜進家裡吃霸王餐,有時一晚還潛入2-3次。(難道伙食太好也是種罪)

Nanami 是母貓個性溫馴些,遇到黑貓P 懂得禮讓(也就是識時務,閃的遠遠地)
但Ki 是隻公貓得扛起保衛貓罐頭、餅乾的責任,因此經常與黑貓起衝突。
貓咪打架可大可小,輕則抓傷,重責頭破血流甚至危及生命。

某日,ki 躺在草叢裡,一臉疲憊,這隻貓偶爾會出現此現象,何況牠食慾正常,僅是坐姿有些怪,vi 也就沒想太多了。
經過2天後,正當我在撫摸牠時,忽然在牠背上觸摸到一個腫包,軟軟的,當下心抽了一下,
因為直覺是個膿包而且還不小,有如荔枝般的尺寸。進一步檢查後,更在牠毛髮下發現一處傷口。

當時正當週末又已過了午後,即便有開業的動物醫院也都打烊了,因此決定先試著幫貓把膿擠出。
繼續觀察一天後,牠的傷口以及膿包更大了,直逼乒乓球大小,
而且還夾雜著些許惡臭,已經不能再漠視了,便急忙將牠帶往夜間動物醫院檢查。

醫生檢視了傷口,說明這傷比想像中的嚴重,而且新舊交雜一起。
原來這段期間,ki 被流氓貓襲擊不止一次。醫生給了兩個建議,
一是塞入藥劑,讓傷口慢慢療癒,二是全身麻醉開刀清除傷口裡的膿,當然費用自然高一些。

至於費用,是有些驚人,但期待貓咪痊癒的心壓倒性的贏得勝利。

醫生的治療方式是先開刀清除化膿的部份,另外,還在傷口裡放置了一節約8公分的矽膠軟管,
好讓手術後在傷口裡產生的膿能順利排出。因為這緣故,
醫生在貓咪頭上帶了一個頸圈以防止牠去舔舐傷口,也交待這段期間「禁止外出」,避免感染。

對於一隻自由慣的貓「禁止外出」可是大事,如同被囚禁的鳥無法任意翱翔一樣痛苦。
所以開刀後的第一天便大肆吵鬧,在家裡頭嗚啊亂叫個不停。

vi 雖然心軟但看見是滲著膿血的傷口也不敢大意,放任牠外出。
(頸圈雖然讓ki 在生活上產生不便,但牠仍不忘飯後洗洗臉,真是愛乾淨的小孩。)

不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小子竟然利用窗戶的一個小空隙,推開後溜了出去,
這可把我嚇出一身冷汗來了,急忙出門找貓,慶幸的是牠沒跑太遠,
而且頭上戴著一朵衛星小耳朵的貓太顯眼,因此很快就將牠逮捕歸案。

開刀後的第二天,vi 實在拗不過牠整天的吵鬧,心一軟異想天開的在牠頸圈上綁了一條細繩,
溜貓去,順便讓牠解放一下。(家裡備了貓沙,但這老兄很能憋,不尿就是不尿)
然而被牽著走的貓,心裡可說是百般不願意,一心想脫離我的手中的細繩,沒想到牠還真做到了。

因為,頸圈鬆掉了,結果vi 一拉,直接就把頸圈從牠頭上扯了下來,也就是變成我在溜頸圈而不是溜貓,
阿娘喂~再次被嚇出一身汗,怕牠趁機脫逃,害得我急的像個瘋婆娘似的,抱起貓直往家裡衝。

經過兩次脫逃失敗,Ki 似乎認了,乖乖的在貓沙解放,手術後的第一泡尿大概尿了1分鐘,
足見牠憋的時間有多長。尿解了,接下來還有便便呢~所以這陣子vi 最常對牠說的話就是「去大便」。

大概很少人跟vi 一樣,看到便便眼角會泛著淚光。事實真的如此,因為擔心貓咪上廁所不順會影響健康,
所以每次只要看到ki 走向貓沙我都好高興,因為真的不希望牠傷口痊癒後卻憋出一身病痛。

開刀後第四天是取出矽膠軟管的時候,當下也以為是我們苦難結束的時候,
因為自由被受限的貓很盧加上受傷極度沒安全感,很敏感,沒人陪伴在身旁就亂吼亂叫;
大小便不順也叫;想出門貓門又鎖住也叫....總之,無所不叫。

牠心情不好我自然也不好,半夜叫,我要起床安撫;肚子餓叫,我要負責餵飽;
小解不順,我要吹吹口哨誘導一下.....,因此幾天來我每晚的睡眠至少都被中斷5-6次以上。

不過事情沒想像中的如意,取出軟管後還得等傷口癒合,所以從開刀算起到拆線,
前後一共需要10-14天。如果貓咪聽得懂人類的語言,牠應該會跟我一樣一臉錯愕。

開刀後第五天,要照料KiKi 還要兼顧Nanami 好累。
(因為貓門被鎖了,所以Na 出外都得仰賴人工開門)

開刀後第六天,Ki "盧功"更上一層樓,真的好盧好盧。
(養貓除了要有愛心,更要有超強的耐心。)

開刀後第七天,我被盧到一整個抓狂,徹底失控。
(所以反過來,換我對貓、對空氣大吼大叫。)

開刀後第八天,貓門快被抓壞了,我腦神經開始衰弱了。
(每天睡睡眠時間不足5小時,跟照顧新生嬰兒一樣辛苦。)

開刀後第九天,從Ki 的眼神中看出牠認命了,但仍不死心,依舊吵鬧。
(我則一直自我催眠,再忍一天就拆線了,再一天。)

開刀後第十天,忍無可忍,無須再忍。拆線吧!
(出發去醫院前,我告訴自己,醫生如果說還要再等幾天才能拆,我就跟她拼了。)

 


終於,醫生 把kiki 背上的縫線拆了,說一切都很好,也無須再載頸圈。
重獲自由的ki 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去享受泥土的芬芳,盡情在土堆裡打滾。
我呢~補眠去嗎?哪有這麼好康,得先處理掉貓沙,清潔地板,洗沙盆........(嗚,苦命...)

朋友問,元旦去哪玩了呀~玩得愉快嗎?我,哪也沒去,而且一點也不愉快,好睏,好想睡覺。
(到底是貓咪關禁閉,還是我關禁閉呀~)


後記(一)

朋友得知vi 家裡來了隻流氓貓她說她們家以前也遇到,所以傳授了一個方法,還立即送上「秘密武器」,
好助我能順利擊退黑貓P。這秘密武器....噹噹!!是支水槍,這水槍射程遠,
可以不必與黑貓正面衝突,另外,因為裝水,不會傷害黑貓又能達到嚇阻的效用。

其實要這樣對付外來貓是很難的決定,反正只是多一張嘴吃飯而已,vi 不介意。
但,打架、傷貓、鬧事,讓我覺得困擾,所以才出此下策。

後記(二)

平常Nanami 很喜愛跟Ki 黏在一塊,跟個小跟班似的,
怎料,這回看到頭上戴了一個衛星小耳朵的Ki 跟看到鬼一樣,躲的遠遠地,
還不時發出嗚啊的怪聲,原來,在貓的眼裡,沒有露出兩只耳朵,僅圍繞著一個圓盤的貓不算貓?

拆線後也能自由進出家門的kiki 心情好些了,
目前復原良好,縫合的傷口已經結痂,總算有個happy ending。

至於與流氓貓黑貓p 的奮戰,還在持續中.....
事隔多日了,與黑貓p 的奮戰宣告失敗,因為牠好頑強,來無影去無蹤,
只看見家裡的貓餅乾持續短少,完全不見貓影。也因此,即便備了水槍也毫無用武之地。
算了!就歡迎光臨吧!但記得不要鬧事、打架,否則.....別怪我使出殺手鐗(也就是把貓門關上。)


文章標籤

kiki nanami

全站熱搜

dreamycat_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